Together, We Achieve Greatness!

SESA Webinar 第一期
 

【访谈】 Fraunhofer研究所

—— 德国技术研发与创新圣地

 

 

主持人:程永升 博士,德国图维生物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,中欧创新创业协会(SESA)副会长

访谈对象:汪洋 博士,Freudenberg研发与项目管理经理

 

自我介绍

程:我们协会主要是做创业相关的活动。我觉得创业的一个核心就是技术研发。你在中国和德国学习工作过,希望你能跟我们协会分享一下这么多年的经验。

首先请做一下简单的自我介绍。  

汪: 好的,谢谢,我是1999年在清华精密技术学院下的工业工程系。当时到大三的时候,清华和亚琛建立了一个长年的研究生交换项目。虽然当时很多同学都参加了这个项目,不过我不是通过这个项目来德国的。我当时申请了德国和美国的学校。很巧的是,我跟去亚琛的第一个交换生关系很好,听了他的推荐后,也去了亚琛工业大学。当时专业是生产工程,其实也是工业工程,主要偏向于机械方向。

读完硕士以后,在Benteler(本特勒)工作了大概不到一年时间。作为一个技术培训生做汽车碰撞仿真和研发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在这里虽然也是做研发,但局限非常大——我想做一些关于设计和生产相关的工作,但公司不允许。另外,这个职位是在德国工作一年半后会被派到上海。在上海的研发工作是属于做前期处理和后期分析,中间内核部分的精髓接触不到。于是就决定离开这家公司。

当时我有一个高我两届的清华师兄在Fraunhofer。在了解了那边的情况后,我接受了一个3/4的职位。做了一年三个月以后,有一个正式的欧盟项目被批下来,这样我就转为正式员工,在那里读博。方向是光学元件的精密加工,主要是做尖端微型镜片加工的。我认为这个方向很有意思,因为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依赖于信息,而人们得到信息最多的方式就是通过视觉。

在Fraunhofer读完博以后,我就去了Freudenberg,国内叫科德宝,我在公司总部的研发中心做研发和项目管理。

 

Fraunhofer研究所简介

程:你职业生涯中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是在Fraunhofer研究所。是否可以给国内感兴趣的朋友介绍一下这个德国技术创新的圣地。

汪:Fraunhofer国内翻译为弗劳恩霍夫,是德国三大研究机构之一,主要是做应用科学。它是1945年建起来的,那是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。战后德国科技由于苏联和美国受到重创,当时资源很贫瘠。但他们笃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所以重视科技兴国。Fraunhofer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建立起来。

 

Fraunhofer的总部在慕尼黑,到目前为止共有67家研究所,分布在整个德国,欧洲其他国家,日本和美国。在德国境外的研究所有些属于联合合作,由德国的研究所投资过去。比如我当时在的研究所,在美国波斯顿就有一个联合合作机构。

Fraunhofer是一个很大的研发机构,一方面与大学有很强的合作,另一方面又面向工业界,相当于是所谓“产学研”中的研。这个概念又被欧洲国家所用,比如像荷兰、芬兰和丹麦都有各自类似的机构。

 

Fraunhofer的定位与管理模式

程:Fraunhofer的管理模式也很特别,有点像企业,又研发机构的独立性。

汪:之前有和做审计的同事谈起过,Fraunhofer有这多研究所,各个所做的东西都很杂很多,怎么样可以使各研究所之间尽量地减少冲突,加强合作,如何使研发能够推动欧洲乃至全球的发展,包括经济上的发展。

Fraunhofer本身的定位是非盈利性的机构,它完全是建立于研发上,以技术转让与委托研发为基础。Fraunhofer不做生产,也不卖产品,而是出售脑力能力。它不属于大学机构,与大学是分开独立的。

Fraunhofer又是一个带有公司性质的机构。比如若一家研究所经营得不好,有长期的赤字,则会宣布倒闭。

它的整个模式又有些类似于麦当劳这样的连锁机构,在德国或海外找大学里顶尖的教授和研究所寻求合作。他们会聘请这些教授,并再招相应的博士研究生,这个研究所旁边建一个Fraunhofer机构。Fraunhofer自己管理项目、经费、基础设施等等,它与大学在经济上是完全分开的。

 

Fraunhofer的资金来源

程:Fraunhofer的资金来自于联邦政府或者州政府吗?

汪:Fraunhofer的资金有几个来源。一部分是Fraunhofer总部发放的经费,另一方面也有德国政府。比如Fraunhofer在工业工程方面的项目来源主要是DFG(Deutsche Forschungsgemeinschaft)。

 

除此之外,还有欧盟的拨款。欧盟每年会有很多大型项目,Fraunhofer因为很有经验,新项目大约有10%的通过率;而其它较好的研究所可能也只有5%。

 

Fraunhofer的人才培养

程:Fraunhofer工程研发项目是从某一个教授研究组开始的是吗?比如是基础科研有所突破了,然后才考虑开展项目?

汪:是的,肯定技术是要先有得。项目管理最初期是项目的概念创建以及申请。申请项目大部分都是以教授的名义申请。当然写项目申请书一般由博士生完成。从整个项目的概念设计开始,到项目设计,拟定项目合作方并谈判,再到拉项目拉客户,很多时候这些都是博士生做的。刚开始洽谈的时候高级工程师也会参与,但到真正做项目都是博士生和其他合作公司与研究所进行交流。

日常工作中,博士生一部分精力用来做项目管理,另一部分用来执行项目开展研发活动,另外还需要带学生,参与其他合作项目组的工作等等。博士生需要自己申请项目,这样才能获得除了总部拨款外的资金。

程:我感觉Fraunhofer对每一个博士生的要求是很高的,相当于培养项目经理那样。所以,Fraunhofer的工程管理和人才管理是相辅相成的?

汪:其实大部分博士生去Fraunhofer工作,一般都只是以其做跳板,可能毕业后就去公司工作。因此Fraunhofer的人才管理方面我个人感觉会比较弱一点,不是一个长期的运作。人才主要是靠自己来解决问题。

程:我在海姆霍兹读博的感觉和你们在Fraunhofer是不太一样的。海姆霍兹通常是实验室老板申请一个项目后,让博士生具体去做,其他方面不用太操心,不会像你们自己申请经费自己来,甚至找客户,但这样锻炼也会很少。

程:Fraunhofer对博士的培养很像很多研究所对未来独立科学家的培养模式,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独立性比较强,这样他们进入公司后,自己能独立承担一个项目,这是我觉得的一个闪光点。

 

Fraunhofer的人才资源储备

汪:虽然Fraunhofer对于人才发展规划方面比较弱一些,但它在招人方面还是有前瞻性的。研究所会招大量做论文或打学生工的学生,比如优秀的硕士生和本科生,特别是硕士生。我最多的时候同时带过四个硕士生。

这样做的好处是:这些学生对研究所非常了解,第一他了解这里面的人,第二,他了解研究所里做的技术,第三,他了解这里的项目。像刚才说起,博士生每隔几年就会走,他们走了后需要人去填补空缺,那这些博士生带的硕士和本科生就可以补上,因为他们知道这个项目组是做什么的。这在我看来,是对所需的人才进行一部分的储存;在研究所需要的时候,可以请他们过来,这样就保持了研究所的连贯性。

 

产学研结合中的重要链接

汪:Fraunhofer是根据Joseph von Fraunhofer命名的。他自己就是一个做产学研三者结合的先驱。他先是磨玻璃,然后通过玻璃发现光有不同的颜色。在工作中发生事故得到雇主赔偿后,他去大学进修、做科研,发现了光谱,开发了望远镜、光谱仪等等。之后他合资做了一个工坊做产品。Fraunhofer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产学研结合模式。

程:这一切在他一个人身上体现得那么自然!

程:Fraunhofer确实是在产学研中间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链接,从学到研到产。

汪:用NASA的TRL(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,技术成熟度)1-9定义的话:1到3是属于基础研究,从概念到技术机理,到之后基本模型(如数据模型和物理模型)的建立。从4到6是Fraunhofer做的比较多的应用科学,就是在概念和基本模型有了之后,如何把模型做成产品。从7到9就属于公司层面了,技术转交给公司,由公司去做规模化的批量生产。

程:这样的分级是不是比较适合传统行业,比如说汽车这种制造业?

汪:其实所有科技都可以用技术成熟度的这个定义,除非是天文物理这种偏向基础研究的科技。

 

与Fraunhofer合作

程:之前说到过,Fraunhofer的博士生得自己找客户,是指技术的买家是吗?

汪:找技术买家的情况是对应于工业项目。若是公共经费项目的话,一般需要去找一些愿意合作的合作方。

汪:与Fraunhofer合作的费用很贵,因为在研发项目里,一个人一天的人力费用需要1000欧元,如果是工业项目,最低也是500欧每人每天。比如合作者需要一个月一个人的工作量,就得支付3万欧元。

由于其昂贵的费用,很少民营企业或是私有企业能负担得起与其合作。但在这里,国家托管做项目研发。因此,Fraunhofer做科研拿钱;中小型企业可以拿成果拿钱;大型企业拿成果给钱,这样就覆盖了费用问题。

程:是的,我们国家也有这种企业和研究所一起申请项目的。

汪:从11、12年起中国开始非常明确地说我们要重视科研,要有自己有独立的技术、独立的研发。中国那时开始建研究所研究院,他们也在用这个模式。

 

Fraunhofer与中国

程:你觉得Fraunhofer跟中国的关系怎么样?

汪:在我09年2月刚进去的时候,Fraunhofer与中国只有一些小的交流。那时候国内对研发还不是那么看重,而且对美国认知度可能比较高一点,Fraunhofer研究所可能只有极少数人知道。到了大概10年11年开始,慢慢地陆续有国人开始对Fraunhofer感兴趣。当时这些人主要是跟国有企业、军方国有企业有关。

程:这些研究所经常有来Fraunhofer参观学习吗?

汪:我见过很多清华的校友,带他们参观。

程:你觉得像Fraunhofer这样的研究所,有意向到中国去发展吗?

汪:整体上来说,毕竟Fraunhofer是专门拉项目做技术研发的。虽然有些国家可能有点敏感。不过对于军方项目等等,Fraunhofer是明确不允许去做。我们做的项目,跟有军方背景的人做,也是会要被德国政府非常强的去控制这个技术。这些技术需要详细的分到哪一种材料,哪一种产品,哪一种精度,什么环境等等,来鉴定哪种情况下可以进行项目研发。这是非常繁复的一个过程。所以合作的主要是军转民项目。

 

谢谢你接受SESA的采访!

 

访谈关于Fraunhofer研究所的部分到此结束。欢迎关注访谈有关企业创新的第二部分。

访谈稿整理:陈雯静 博士

以上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与中欧创新创业协会立场无关。

 

 

About us

SESA is an European based association for startup projects and entrepreneurs. With our interdisciplinary background and cross-culture knowledge, SESA is dedicated to gather information and resources for startup teams and to promote communication and collaboration between Europe and China.